第三百三十四章 决定重新开始(1 / 1)

下楼扔垃圾,坐在夏夜的晚风里肆意享受一会儿微风。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坐在这里也不能化解心里的忧愁。”不远处再次飘来雷鸣的声音。

“要你管。”我起身准备回家。

“夏菲,不管医院给不给补助我都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你去进修的事情,不管进修是你和我赌气不去,还是因为其他。人要看长远一点儿,因为这四个月的钱把你自己的梦想和前途全部放进去不值得。”

我转身“雷院长,我不是商人也不似你一样目标明确,我只希望自己可以躺在沙发上混吃等死就好,我不喜欢被所有人当做敌人的感觉,我也不喜欢这种压抑自己的时刻。”

“夏菲,别人把你当做敌人证明你还有值得别人嫉妒的地方,如果大家都觉得你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证明你真的已经被所有人都给比下来了。我跟你说过,我来这个医院就是跳板,看似现在没有之前的医院薪资待遇好,但是未来似乎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

“就像当初,雷院长可以舍弃爱情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一样。”我再次想嘲笑他。

“孺子不可教也。”雷鸣有些生气想离开。

但是走了两步再次转身冲我说“任何时候依附于别人永远得不到安全感,你最好好好考虑我的话,进修只是跳板,回来以后,可能你的身价就要翻倍了。你可能只差一个机会而已。”

说完,雷鸣就离开了。

是啊,依附于别人永远得不到安全感,我总是希望从林嘉的嘴里说出我爱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但是最后的结果却让我没想到。

患得患失,让我自己失控这种状态真是差极了。

四个月而已,很快就过去了,如果回来真的能有机会当上护士长,我的工资翻倍,将来就算是和林嘉分开,甚至也不需要用林嘉的钱我也能将孩子养大。因为林嘉总是要结婚,孩子再去跟他要钱的时候,或者会很卑微,或者会被奚落,所以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去受这份罪。

想到这里,我给护士长打了电话“护士长,我决定了,我今年去进修,你报计划的时候把我报上去吧,谢谢你了。”

看着夜空中稀疏的的星星,忽然觉得内心开阔,这浩瀚的宇宙啊,我们就像是这些星星一样,看似明亮,但是放眼整个宇宙就实在太渺小了。

拍拍衣服,开心的往家里奔。

回到楼上,一开门,林嘉正在领着两个孩子做游戏,我哼着歌换鞋,林嘉看向我“干什么这么开心?”

我笑着说“想明白一点儿事情。”

等孩子睡着了,我叫住准备休息的林嘉“来一起喝一杯热茶吧?”

“好。”

林嘉仍旧给我泡了桂花乌龙茶。

“很香啊。”

“恩。还是我们上次去海南的时候买的。”

“果然还是味道好。”

“你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啊。”

“对,林嘉我想通了准备去进修。”

林嘉脸上没有表情“哦。怎么突然决定去进修。”

“因为进修回来,可能有机会做护士长吧,如果这样工资就可以多一些,将来的话,芒果和奶油的生活也可以好一些。”

我看着窗外,眼前似乎有一片亮光,而我整个人都开始期待起来。

“既然决定了那就好好准备。”说完林嘉起来就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护士长就宣布了进修名额,竟然是我和景心。

景心满脸的吃惊,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自己这么平平无奇竟然会出去进修。

听到进修名额的刘楚惜和沈佳简直脸色差的要死,但是沈佳因为和院长儿子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护士长不可能让她去。

“夏菲,刚才是让咱们两个去进修吗?”景心拍了拍我。

“对啊。”

“我去,去给人家干活儿?我不想去。”景心哭丧着脸。

“大姐,咱们两个一年来的医院吧,也算是手拉手一起进的手术室,我今年都去算是第二次了,你一次也没挨上你就不着急?另外,我已经中级了,你呢,连个初级也没考?你还在这儿偷懒。你看看,现在夜班,按说你该跟我一起带新人,结果我却混成了你的二线,你就没有不好意思?”

景心晃着脑袋,“不着急,根本不着急。我还是活的轻松点儿好,人生那么长,我的清楚就只有一次,我可不能像你们一样,把时间都浪费在考试上,谁跟你们似的,天天在家看书学习,我没那么高的追求,我也不想当主任也不想当护士长,活的开心就行了。”

“你这叫不求上进,你跟我天天做一样的活儿,工资拿的不一样高,你就没有不开心?”

“没有,我的钱够我自己花了,我现在每个月想买什么买什么,最后还有结余,总比你们又要养房子,买车子,养孩子强,我很享受当废物的感觉啊。”景心说的眉飞色舞,接着就满脸惆怅,“现在你们把我派出去学习,回来了,我得做课件,还要想着晋职称,简直是崩溃,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跟护士长推荐的我?夏菲,自己人可能不能坑自己人啊。”

“得,人家为了进修的资格抢的头破血流,你倒好,护士长白送你你竟然都不想要。”

景心耸耸肩。“这进修又不是炸鸡汉堡凭什么逼所有人都喜欢。”

看着景心吊儿郎当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蛮羡慕她的,我不如她活的通透,不如她般勇敢及时行乐,我之前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家里的无聊琐事上面了,以后我不能再这样了,我要勇敢起来,我还有两个孩子,虽然离婚了,我要活的积极向上,要让她们觉得仍旧生活在阳光之下,和其他小朋友没有任何差别。

“瞎想什么,赶紧进去干活了。”景心不客气的在我头上拍了一巴掌,我顺势抓着她的胳膊,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偶尔能打打闹闹也挺开心的,为什么我之前一定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呢?我是时候走出房间透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