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魂穿?(1 / 1)

“天杀的范闲啊!朵朵对你那么好!你都给不了她幸福!气死我了MMP的啊啊啊!!!”

深夜,躺在床上的少年手舞足蹈着,愤愤喊出了这句话。随即一脸茫然的把手机扔在了狭小出租屋角落,顺带砸翻了他吃完但又懒得倒掉汁水的方便面。

少年眼睁睁地看着那红色汁水在毛胚地上快速流动,也不愿动弹一下,他流泪了,心中的不平使他本就不坚强的心崩溃了。可能是由于今天被公司抄了鱿鱼、也可能是被路上的石头磕到了脚、或者是想起自己刚出生就被遗弃在路旁的悲惨人生、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不顺心的事儿...

“...海棠...朵朵...”少年娓娓念着“你是那个时代的仙女,淳朴,自然,善良...”是的,少年不满这位北齐圣女在这庆余年小说中的结局。

少年的心已经渐渐冷了下来,仿佛一切的希望都被打碎,而作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红色汁水终于也流了个干干净净...

少年依旧茫然,脑海中想起自己二十年来的点点滴滴是那样的可笑。

突然忍不住被自己气笑了一下,他在脑海里勾勒出那熟悉的身影后,少年笑了,浅浅的,不想被任何人发现的笑了。

“叮!检测到宿主深深的怨念,系统启动!”

“啥玩儿意?系统?来了来了它真的来了”少年早已死灰的心躁动了起来。

但眼睛睁开确是一片混沌黑暗。

“检测到宿主机体已经死亡,自动拉出宿主灵体,你好,我是人生体验系统,检测到您生前强大的怨念,我自动启动了,我将会把你送入怨念深处,请好好体验这段人生。”

说完不等少年开口,眼前混沌的空间逐渐破碎...

一片肃杀的树林里。

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衣人,被一个眼睛绑着黑布,貌似瞎子的人用一根黑钎划破了喉咙,鲜血飞溅在了屏幕上。

“卧槽!什么东西,尼玛的!”

少年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屏幕,而是自己亲眼所看见的事物,忍不住暴躁开口道。但是发出的声音确是呀咿呀咦的婴儿啼声。

蒙着黑布的人听到怀中婴儿的叫声忍不住嘴角微微提起,缓慢温柔的擦去其脸上的血迹,随后突然快速一钎捅穿后面想要偷袭的黑衣人的喉咙。

冲杀着冲杀着,终于西面突然杀出百骑,黑色冷冽的盔甲,一双看万物都是看死物一般的眼神的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剩下一半黑衣人快速解决。

“男孩女孩?”坐在轮椅上被渐渐推过来的人问道。

“男孩”瞎子用没有任何感情的吐出两个字。

“你要带他去哪里”

“去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是哪里,在我看来你不会照顾好他的。”

黑布瞎子沉默了,

轮椅上的人又说;

“五大人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任何人,我也是,现在我也不相信皇宫里的任何人。”

瞎子依旧沉默,思考片刻,他嘴里渐渐吐出几个字,听到这平平稳稳的几个字,场内所有黑骑无不心惊胆颤。

“他若出事...我要整个庆国,灭国陪葬。”

“去儋州吧,安全些”瞎子盯着他思考了片刻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婴儿身体还是太虚弱,渐渐睡去了。